体彩下载软件|快彩三胆缩水软件
公司名稱:神舟瑞辰張家口農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_航空育種_特種種植
聯系人:呂經理
電話:0313-2016888
手機:
郵箱:[email protected]
網址:www.kmzqs.icu
地址:張家口市橋東區姚家莊鎮姚家莊村
行業知識
是什么阻礙了太空種子“落地”?太空產品之謎
添加時間:2018/3/14    閱讀次數:299

(天水市中國西部航天(太空)育種基地工作人員展示培育的新品種航茄118F1。)



兩周前,關于航天育種的報道,在業界和社會上引起關注。但很多人由此生出一些疑問:航天育種、太空種子的名頭很響,但為何在現實生活中卻很少看到這樣的“太空產品”? 

記者帶著這樣的疑問,再次深入采訪航天育種專家,探討阻礙太空種子落地的原因,既是幫讀者解開謎團,也是希望對航天育種產業有所裨益。 

“天宮一號”即將發射,在這顆“新星”閃耀的背后,不僅僅只有人類征服太空的宏偉夢想,它隨身攜帶的哪怕是小小的一粒種子,也有可能改變地球上人們的生活。 

從1987年第九顆返回式衛星首次搭載植物材料至今,我國已經積累了20余年航天工程育種科研及產業化的實踐經驗和成果,2006年,發射了世界迄今為止唯一一顆專門用于航天育種的衛星“實踐八號”。 

在紅紅火火的產業化號角聲中,人們試圖尋找身邊航天育種產品的身影,但似乎難得一見。在一些業界人士眼中,航天育種產業化已經逐步展開,但還需要將“面”鋪得更開、更廣。顯然,“太空種子”落地的速度太慢了,那么,到底是什么阻礙了航天育種產業化的腳步?

搭載過393個品系,育成并通過鑒定的新品種僅有70多個

甘肅天水航天育種基地是西北唯一一家省級航天育種工程中心,也是國家星火計劃、航天蔬菜生物育種重點項目承擔單位,目前已有辣椒、茄子、豇豆、番茄等26個航天育種新品種通過科技成果鑒定,其中20個品種獲得省級新品種認定。 

該基地負責人包文生介紹說:“選育成功的航天新品種,糧食大概需要8—10年,蔬菜是4—6年,而通過各地試驗示范可能還需要1—2年。我國2000年之后逐步有大批航天品種開始審定(認定),而從試驗、示范、推廣到產業化還需要較長的時間。”

目前,我國擁有經過太空搭載的農作物共計9大類393個品系,育成并通過國家或省級鑒定的新品種僅有70多個,更多的新品種還處于試驗示范階段,離大規模推廣從而實現真正的產業化,還有一定距離。 

“航天育種其實和常規育種一樣,必須經過田間選育的必要步驟和過程,選擇遺傳性穩定、綜合性狀好的種子帶上太空。之后還要在地面上進行不少于7—8代的種植,使其優良的變異性狀能夠穩定遺傳,才可以獲得優良的變異品系。”神州天辰科技實業有限公司技術總監龐欣介紹說,航天育種的最大優勢就是利用比傳統育種更少的時間,創造出大批優質的種質資源。 

然而,新品種的培育時間太長,也成為行業發展過程中無法回避的問題。此外,由于航天發射對重量“錙銖必較”,我國每年航天搭載的種子依然很少,分攤到研究機構,每次搭載量只能以克為單位計量,難以形成規摸。 

“搭載市場不規范,影響了產業化進程” 

有業內人士認為,育種單位只要能向航天發射機構繳納一定搭載費用,就能實現遠比現在多的種子搭載量, 研發進程就會加快,即可推動我國航天育種產業化的進程。 

但是主要培育太空花卉的深圳市克隆苗有限公司生產部部長陳肖英則認為此舉不妥。“太空育種必須由有實力、可靠的企業或研究機構執行。航天育種近兩年才得到一定的認可,如果一旦放開搭載限制,明碼標價招攬投資者送種子‘上天’,可能引發市場混亂。” 

中國農業科學院航天育種中心主任、國家航天育種工程首席科學家劉錄祥研究員介紹說,目前種子搭載已經實行商業化運作,航天部門以1克500元至1000元不等的價格給不同的種子搭載標價。 

2006年“實踐八號”衛星上裝載了糧、棉、油、蔬菜、林果花卉等9大類2000余份約215公斤農作物種子和菌種,搭載數量和種類是我國自1987年開展航天育種研究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 

“有單位借機以非正常渠道招攬公司搭載種子,承諾提供一份‘搭載公證書’,很多都是騙人的!”劉錄祥氣憤地說,“2008年‘神七’上天,有機構收了幾十公斤的種子,但‘神舟飛船’有自身任務,根本不可能搭載那么多重量的種子。”

2006年7月17日,《國防科工委、農業部關于禁止在實踐八號航天育種衛星上進行商業有償搭載的通知》明確指出:實踐八號航天育種衛星工程是國家基礎性科研工程,衛星裝載的育種材料由農業部面向全國免費征集,并負責篩選、裝載和進行地面育種試驗,其它單位均不得在實踐八號衛星上進行商業有償搭載服務。 

“各種承諾花錢可以搭載的傳真、郵件五花八門,很多都是冒牌機構發出的虛假廣告!搭載市場非常混亂,亟須規范,應該建立公開、透明的渠道,國家統一定價!”劉錄祥說,“搭載市場的不規范,影響了產業化的進程。” 

科研院所的育種成果有時局限于實驗室或小規模種植

任何產業健康發展都需要完備的產業鏈,然而目前,航天育種產業化的推動者主要是科研院所,但科研成果的下游即產業化又出現了脫節。一些科研院所或高校,精力主要集中于選育,市場后期的推廣卻無力顧及。 

深圳市農科集團有限公司研發中心副主任張占路說:“科研院所的育種成果有時會局限于實驗室或小規模種植。例如小規模種植的結果顯示新品種產量將提高30%,但經過田間開放環境的考驗只能達到5%—10%,遠未達到預期效果,影響了產業化進程。” 

張占路坦言,產業化必須有產業化基地,要形成項目計劃書,組建專門團隊,同時還要有一定的資金實力。目前深圳市農科集團有限公司正在向地方農業局、科技局尋求支持與合作,為高產量的長豇豆、全雌性的小青瓜、絢麗多彩的太空花卉、營養豐富的太空螺旋藻等新品種積極爭取政府性用地。“我們可以與農戶簽訂制種承銷合同,向農民提供良種,收獲期再收回進行種子銷售,利用‘公司+農戶’的模式取得雙贏。” 

“國內種子企業有8000多家,真正有創新能力的僅100多家,大部分企業沒有完整的產業鏈條。品種是農業科研院所買來的,種子是農民生產的,企業就是收購種子并加工包裝、銷售。售后服務也并沒有跟上。”農業部種植業管理司副司長馬淑平表示,基礎研究如何支持后續產業,如何提高商業化育種水平,這些問題都亟待解決。 

在劉錄祥看來,真正的問題在于推廣。“好的品種需要政策施行,優異品種也要下大氣力讓農民了解,進行區域示范。企業則可以從前期或示范階段投入研究經費。” 

目前,我國已經建成58個具有一定規模的航天育種技術試驗基地和新品種產業化示范基地,一批種業板塊核心基地逐步建立,以北京為核心示范區,以海南、甘肅、深圳、黑龍江、福建等為推廣示范區的全國范圍發展格局已經形成。 

航天育種新品種亟須規范的產權保護
航天育種被視作朝陽產業,但近年來市場上魚目混珠的太空種子讓人“退避三舍”。陳肖英認為,經過太空搭載的種子不等于太空新品種,不一定是穩定可靠、具有高變異率的培育對象。
“比一般花朵漂亮的‘太空花卉’容易識別,但蔬菜或糧食從外觀上很難辨識,有些人很容易借‘太空’名義欺騙農民。”陳肖英說。
張占路表示,作為一種多學科、高成本、高科技的育種手段,航天育種的新品種也需要產權保護,亟需加強市場規范。進入推廣階段的品種必須經過國家或省級品種審(認)定,“同時也可借鑒食品包裝上加印QS標志(經國家強制檢驗的食品質量安全市場準入標志,未獲該標志者不得出廠銷售),對航天育種的成果也進行專門標注。”
他建議,從國家部委層面設立專門的航天育種的行業協會,也可由相關執行單位進行單獨或聯合進行申請保護新品種。理清航天育種成果的登記和認定的程序,并就相關產品的銷售和認證進行規范。
今年年初,“航天工程育種技術及產業”納入國家“十二五”戰略性新興產業規劃;去年4月,《國務院關于加快推進現代農作物種業發展的意見》提出了9項重點任務,11條政策和保障措施。指出要“構建以產業為主導、企業為主體、基地為依托、產學研相結合、‘育繁推’一體化的現代農作物種業體系”。
“雖然政策上逐漸傾斜加大扶持,但從育種到產業化的推動并不是很明確,還未涉及具體到市場等實質性的產業化問題。”不過,令張占路欣慰的是,這將改變一直處于分散研發、局部示范和小規模產業化的航天育種格局,進一步促進航天育種產業的做大做強。

体彩下载软件